<![CDATA[Non Linear - Once Upon a Time]]>Thu, 28 Jan 2016 11:38:08 -0800Weebly<![CDATA[序章]]>Thu, 21 Jan 2016 02:30:32 GMThttp://reikolysine.weebly.com/once-upon-a-time/1明顯1.
『咚』
肩膀上突然增加的重量,將意識昏沉的威廉·庫魯托從並不愉快的淺眠中喚醒。
頂著一頭銀灰色亂髮的腦袋,由於飛機的顛簸,就這麼大大咧咧地枕上了威廉的肩膀。威廉側了側頭,小幅度地移動肩部,試圖不失禮節地叫醒對方。無奈隔壁乘客實在睡得太沉了;威廉將視線從那人畫着滑稽大眼睛的卡通眼罩上移開,輕輕歎了口氣。
 
也許這次旅行是個錯誤。
不,從自己把辭職信拍在主編桌上時,就犯了天大的錯誤。
這麼說的話,從一開始抱著「讓社會變得更美好」的天真夢想,選了政治經濟專業時,他就已經大錯特錯了。
快停下!
威廉在心中吶喊。他狠狠掐了下自己的大腿,在將要懷疑自己的出生都是個錯誤之前,用疼痛制止了負能量的惡性循環。
 
不過這樣一來,威廉也徹底清醒了。
暈機藥的效力本來就不強,畢竟他還沒有放心到在獨自旅行時睡到昏天黑地的堅強心理,再加上神經衰弱的關係,他已經不知多久沒有好好睡一覺了。他有點羡慕地看了眼靠著自己睡得毫無防備的傢伙,用空出的左手抽出了飛機上供旅客消遣的雜誌。
 
『獨家報導:當紅女星夜店密會神秘男子』『皇室醜聞!繼承人竟是私生子』『揭秘明星臺下不為人知的歷史』……
 
威廉『啪』地合上了剛翻開一頁的雜誌目錄,一個個標題像利刃般戳進他心里:
「太古板了」
主編手指敲了敲桌上威廉的新聞稿,「我知道你對當下時政走向很敏感,」他推了推眼鏡,臉上露出商人特有的精明,「但現在的讀者更需要些辛辣的話題,比如政界緋聞啦,名流八卦啦…」
「可是主編,」威廉打斷對方,「我們出版的是嚴肅的時事刊物,不是什麼路邊的花邊新聞小報」
「等你當了主編再來告訴我該出版什麼不該出版什麼!」中年男人拍案而起,「看在你有點才華的面子上,我才好心指點你,你寫的那種老掉牙的東西,根本不能刺激銷量」
「但..」
「沒什麼但是,」主編整了整西裝,用不屑的眼神掃過威廉「跟蹤也好,怎麼也好,下一期你要是再交不出點能發的東西,就給我走人!」
……
真不該一時意氣用事就交了辭呈,威廉并不後悔自己的決定,但考慮到將來的房租生活費,他就一陣胃疼。
 
『轟隆轟隆』
飛機遭遇強氣流一陣不穩又開始劇烈晃動,威廉覺得自己快要吐了,他需要趕緊去洗手間。不斷吞嚥抑制嘔吐的衝動,威廉顧不得禮節,使勁推了推睡在自己肩膀上的陌生人。
「先生,打擾一下,先生」
對方迷糊地哼了一聲,抬手摘下頭上的眼罩。威廉驀地覺得對方抬手的動作有著不符那可笑眼罩風格的優雅。
也許是靠得太近,一切在威廉眼裡都像是慢鏡頭播放。銀灰色的睫毛上下忽閃了幾下,眼瞼終於顯露其後掩藏的模樣:對人類虹膜顏色來說過於罕有的豔紅色,附著朦朧的水光,直白地落入威廉眼裡。過于親密的距離,讓威廉甚至可以從那鴿血般的紅色中看到自己的映像。
 
威廉突然像著了魔般定住了,直到飛機忽的再次開始顛簸。
 
這幾秒的時間大概足夠威廉後悔一生…
 
維持著面對面的姿勢,威廉慣性作用下直直跌入陌生人的懷裡,然後『哇』地吐了對方一身。
 
2.
在飛機這類密閉空間內引發這樣的事故是十分尷尬的。那位倒楣的乘客在洗手間清理的每分鐘都折磨著威廉的愧疚心。
在得知對方託運了全部衣物時,威廉毫不猶豫地提出將自己隨行箱內的衣服借給對方。
哦,上帝…
威廉攥緊手中的嘔吐袋,發出咔咔聲響。
方才空乘小姐那商業的笑容也無法掩飾的嫌惡的眼神,令他如坐鍼氈。
自己只會給人添麻煩。
威廉不禁想,如果飛機窗戶不是封死了的話,他簡直想直接跳下去。
他望著狹窄的走道,急切地盼望那位灰髮的陌生人能夠給他一個好好道歉的機會。
 
洗手間使用中的指示燈熄滅的瞬間,威廉突然不安了起來。
那扇門打開了。
和之前那個睡眼惺忪,身上掛滿了嘔吐物的可憐傢伙判若兩人的──
尺寸稍小的白襯衫緊緊包裹著青年的軀體,顯出腹部緊實但不過分張揚的肌肉線條;只在頸部敞開的三顆扣子,露出的鎖骨上因清洗而留下的水珠;灰髮被髮膠打理過,還是一副淩亂的樣子,卻帶出幾分狂放感來…
 
威廉不知道這個人是如何將到座位這短短幾步走得如同T臺秀一般,在對方重新坐下時,之前還是一臉不悅的空乘小姐,眼睛裡已經可以冒出桃心來了。
 
「實在是太抱歉了,」威廉低下頭,「請務必讓我賠償您清洗的費用。」
「Ce n'est pas grave.(不要緊)*」對方擺擺手,「反正衣服已經扔了。」
「如果不介意的話,這件衣服就送給您吧。」
「那倒不必,」那人嘴角挑起玩味的弧度,「只要你不再吐到我身上,就謝天謝地了。」
無視呆滯訝異的威廉,男人重新戴上眼罩,好像什麼事都沒有發生一樣再次進入了睡眠。
……
 
接下來的幾個小時總算是風平浪靜,飛機順利到達了目的機場。威廉隨鄰座的旅客一起去取了托運行李換了衣服后,各自分道揚鑣。
總算是可以把這段不幸的經歷拋在腦後。
威廉突然覺得餓了。上飛機之前本來就沒吃什麼,又在飛機上吐了個乾淨。
威廉搖了搖頭,掏出手機聯繫旅行社告知之後會自行前往預定的旅店。到信息台領了份旅行手冊,在機場里尋覓餐廳來填飽自己空空的肚子。
 
威廉到旅店的時候已經是晚上了,去酒店入住登記時又發生了意外。
「對不起這位先生,」旅行社的服務人員抱歉地說,「之前錄入信息的時候出了些差錯,您預訂的雙床房已經沒有了。」
難道要我露宿街頭?
「如果您不介意的話,」服務人員看著電腦顯示器,「我們將您和您的室友升級到了豪華大床房,您的室友已經先行過去了。」
威廉鬆口氣,反正都是男人,一星期而已,也無所謂擠一張床。豪華房又比普通房價高,也不算虧。就辦理入住手續拿了房卡過去了。
 
『咔噠』
威廉推開門,屋內傳來電視播放的聲音,似乎是西語節目,他聽不太懂。被玄關阻擋,先進入威廉視線的是穿著夏威夷海灘褲的腿。
如果語言不通的話,那可就麻煩了…
『咔嚓咔嚓』
再往前走幾步,他那躺在床上啃著薯片看電視的室友映入眼簾。
 
「喲,嘔吐鬼」
他會講法語的室友放下薯片桶向他揮了揮手。
威廉扶額,一股無力感襲上心頭。
這是何其的,孽緣啊……
 
 
*注:
設定上威廉和王子都是法國人,目的地是美國南部某個主題公園很多的地方。航班是由法國飛往美國的國際航班,在王子開口說法語之前威廉用的都是英語。
--其實好像是非常無所謂的設定--

​TBC]]>